飘花电影网

崇礼旅游协会

【晋商风浪】“汇金立方系”真相?晋商贾跃亭回应引渡传闻:莫听穿林打叶声

世界晋商网2020-03-18 15:57:37

导语

依靠入股乐视网一战成名的汇金立方低调得有些不可思议,甚至连公司官网都不存在。无论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还是一众高管,百度搜索结果也几乎一片空白。日前,有媒体公开称,汇金立方实际控制人“王诚”,一个现实生活中绝不卑微的人,正在接受调查。


来源:新浪网


11月7日上午消息,针对今日有海外网站报道称,乐视董事长贾跃亭在泰国被捕并引渡回国一事,乐视方面回应称,“相关国外网站传播的贾跃亭的消息纯属谣言”。


乐视方面表示,“该所谓国外媒体经常散发各种谣言,希望媒体朋友不要传谣信谣。贾跃亭正在海外进行业务拓展,相关进展会适时向媒体发布”。

贾跃亭在今年6月出国后至今未归,乐视方面表示,贾跃亭是到北美、欧洲战等地督战其海外战略的落地。贾跃亭在美期间乐视已经成立了两家海外子公司,一个在洛杉矶,一个是硅谷,前者主攻海外版权采购和自制,后者主要服务于技术、产品研发。

以下为乐视声明全文:

相关国外网站传播的贾跃亭的传言,纯属谣言,该所谓国外媒体经常散发各种谣言,希望媒体朋友不要传谣信谣。贾总正在海外进行业务拓展,相关进展会适时向媒体发布。


与众多创投大佬的锋芒毕露相比,依靠入股乐视网一战成名的汇金立方低调得有些不可思议—甚至连公司官网都不存在。无论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还是一众高管,百度搜索结果也几乎一片空白。日前,有媒体公开称,汇金立方实际控制人“王诚”,一个现实生活中绝不卑微的人,正在接受调查。


市场传言四起,汇金立方参股的上市公司由此备受瞩目。

《投资时报》记者调查后发现,乐视网、东方日升、海南瑞泽、神州泰岳、东富龙、光一科技、腾信股份等七家上市公司在汇金立方介入后均成功挂牌交易,而永兴特钢目前也已经在证监会排队等待深交所上市。

平心而论,在乐视网、神州泰岳、腾信股份等公司的IPO战例中,汇金立方的眼光确实独到。

乐视网被称作本土视讯业的颠覆者,神州泰岳背靠中移动转型手游巨头,腾信股份则因为网络公关概念直逼深圳第一高价股宝座,光一科技的智能电表,东富龙的生物仪器,海南瑞泽的海岛概念,甚至还没挂牌的永兴特钢都与核电概念沾上边。汇金立方投资触角与资本市场的炒作热点高度重合。

没有明确办公地址,没有庞大研究团队,没有任何人员招聘发布,甚至董事长的真实身份至今都是未知数。汇金立方异常精准的“突击”入股让外界觉得越发不可思议。

与大多数创投的撤退步调一致,汇金立方在参股公司成功实现原始股解禁后,也选择果断兑现。其中既有过二级市场直接减持,不过更多的则是通过大宗交易完成套现。《投资时报》记者掌握的情况是,银河证券北京中关村大街营业部为汇金立方的主力营业部,乐视网、东富龙、海南瑞泽等公司的解禁股份以动辄百万股的大单抛向市场,而汇金立方则获得超过1000%的投资收益。

精准“踩点”,果断套现,股市如同一台巨大的提款机,给汇金立方带来了巨大的财富收益。粗略计算,从清仓光一科技到高位套现乐视网,汇金立方仅通过原始股套现累计获利15.5亿元。

如今,随着多重镁光灯的集中聚焦,汇金立方在资本市场引发的连锁反应也将持续发酵。

突击入股

在创投圈,汇金立方就像一个精妙的资本魔方,把收购来的原始股摇身一变溢价几十倍后,在二级市场倒卖获取暴利。

在汇金立方经手的已上市公司中,只有1家在深圳中小板挂牌,其余均为创业板公司。耐人寻味的是,2009年10月深圳创业板设立,汇金立方的公司注册日期则是2008年8月。注册后不到一个月,公司就先后入股了乐视网、东方日升、神州泰岳等公司。

“玩创投,需要眼界,但更需要人脉。好公司,人家凭什么把股份卖给你。”北京一位投行人士称,近几年IPO市场大暴发,但能够顺利完成上市的公司毕竟是少数,各大创投企业孵化失败的案例比比皆是。比如,2010年最赚钱的PE,深创投、红塔创投就是国资背景,运作的项目上市较有把握。

在短短几年中,名不见经传的汇金立方就成功参与多笔重磅IPO,足以显现其高人一筹的人脉能力。

工商局信息披露,汇金立方成立于2008年8月29日,注册资本5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唐富文。汇金立方的投资人为北京汇金立方投资管理中心,高管人员有董事长王诚、副董事长张海流、董事总经理唐富文、监事梁家冲。

汇金立方的9个合伙人分别是北京杰威森科技有限公司、池万明、曹迎萍、梁家冲、邓百成、董明树、王玲、张海流、唐富文,前六个合伙人的持股比例均为16.65%,王玲、张海流的持股比例均为0.04%,唐富文的持股比例为0.02%。

上述与汇金立方的关联人中,较为有名的是池万明,他曾经是上海星宝集团老板,因为非法吸储一度潜逃海外,已被拘捕。

另一位,则是目前被推到风口浪尖的“王诚”,据前述媒体称,“王诚”的真实身份是山西某涉嫌经济犯罪高官的直系亲属。

对于坊间的传闻,乐视网总裁贾跃亭公开回应称,“乐视成功的背后没有靠任何政府关系的帮助。汇金立方当时是正常投资,在乐视的发展过程当中也没有任何实质的帮助。”

贾跃亭特别强调,“虽然汇金立方在发展初期带给了我们资金支持,但如果能重新选择,乐视绝不会再选择类似这样的公司作为股东。”

乐视网之外,东方日升、海南瑞泽、神州泰岳、东富龙、光一科技、腾信股份等汇金立方参与的公司先后成功上市。二级市场也成了汇金立方名副其实的财富提款机。

玩转乐视

在汇金立方成立的第一年中,营业利润为亏损。根据相关上市公司财报,截至2009年12月31日,汇金立方的总资产1.04亿元,净资产4862万元。2009年净利润-125万元。之后随着一系列项目的成功运作上市,在原始股解禁后,汇金立方获得了近乎暴利的回报。

以乐视网为例,2008年7月28日,汇金立方母公司向乐视网前身乐视传媒增资2000万元,持股6.06%(454.4万股)。当年12月22日,母公司将全部持股注入汇金立方。两年间,乐视网成功在创业板挂牌,首日开盘价高达49.44元,汇金立方狂赚超过100倍。

之后的4年中,乐视网股价一路扶摇直上,复权后最高价飙升到443.1元,如果以最高价计算,汇金立方的复合收益达到200倍。在乐视网原始股一年限售期接近后,利用乐视网两次股本扩张,汇金立方大举减持撤退。

根据2011年乐视网年报,汇金立方减持公司349万股(实施股本扩张后,汇金立方持股增至近1000万股),如果以27元减持均价计算,汇金立方回笼资金约1亿元。

本轮减持完成后,汇金立方持股降低至5%以下,按照两市交易规则,上市公司并不需要对外公告增减持信息。

2013年5月9日,在大宗交易平台上,银河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中关村大街证券营业部分别抛出190万股、68万股大单。据准确消息,该营业部即为汇金立方主力营业部。

2012年至2014年中,乐视网成为A股市场文化传媒概念股龙头,极度活跃的交投为汇金立方带来逢高减持的绝佳机会。

由于没有减持绝对点位数据,特别是在乐视网第二次股本扩张后,汇金立方持股数再度增加,因此很难准确计算汇金立方的减持收益。估测上,汇金立方第一次集中减持了约1/3的持仓,获利1亿元;剩余股份以翻倍均价减持,可以套现4亿元资金。

根据乐视披露的信息,汇金立方已不再持有公司股票。投入2000万元,赚到5个亿,汇金立方点石成金能力着实客观。

疯狂敛财

乐视网成功上市后,汇金立方如同打通了任督二脉,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不过,神州泰岳在创业板的登陆,还是让汇金立方着实体验了一步登天的快感。

2009年5月18日,汇金立方、金石投资分别以13.2元的价格认购神州泰岳270万股、210万股。金石投资是中信证券(600030,股吧)的全资子公司,中信证券也是神州泰岳IPO的保荐人。与中信这样的巨头相比,民资PE汇金立方能够分得一杯羹,足以显现公司不同一般的功力。

仅仅5个月之后,2009年10月30日,神州泰岳在深圳上市,股价从100元飙升到了240元!汇金立方狂赚1800%。之后,神州泰岳股价持续价值回归,至第一波次原始股解禁时,神州泰岳复权价格依然在100元左右。

至2013年三季度,汇金立方已经退出神州泰岳前十大股东名单。如果以减持均价110元计算,神州泰岳赚了约3亿元。

北京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券商人士表示,汇金立方在2013年二季度仍然持股神州泰岳1200万股,7月神州泰岳因公布重大事项停牌一个半月,正式公告发出后股价连续四个涨停,截至三季报公告时股价最高复权价达到180元。“不排除汇金立方利用复牌后市场极度活跃的交投进行了直接减持,而减持价格也可能超过估测的110元,那么获利将更为丰厚。”

在东方日升、海南瑞泽的套现策略上,汇金立方则更多地采取了大宗交易,银河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中关村大街证券营业部也由此频繁出现在成交回报榜上。

2013年8月,中关村营业部合计折价抛出海南瑞泽596万股,汇金立方套现金额接近7000万元;同月,该营业部分三笔抛出东方日升730万股,汇金立方套现约5800万元。这两只股票市场表现不佳,解禁后给汇金立方带来的收益远不如神州泰岳、乐视网,估算在两只股票上的净收益合计可以超过2亿元。

此外,医疗设备股票东富龙发行市盈率高达96倍,汇金立方获得13倍投资收益。在2014年中报股东排行中,汇金立方已经从前十名中消失,估算获利1.2亿元。

智能电表概念股光一科技的运作上,汇金立方持股较少,约赚了3000万元。

互联网公关公司腾信股份,刚刚上市,原始股仍处于禁售之中。汇金立方入股腾信股份共计2500万元获得6%的股份,上市后持股300万股。截至目前,腾信股份股价达到140元的水平,汇金立方浮盈4亿。

汇金立方通过7只股票的原始股套现,累计获利15.5亿元。单只股票上投入不过2000万~3000万元不等,投入产出比超过10倍。

涉及公司忙撇清

受到前述媒体消息影响,汇金立方涉及的上市公司传言四起,除乐视网总裁贾跃亭公开做出回应外,其他公司均表示影响不大。

光一科技证券办人士对《投资时报》记者表示,“汇金立方很早就不是我们的十大股东了,股东名册里也已经没有了这家公司,目前公司没有接到任何有关传闻的信息。”

东富龙相关人士表示,“对公司不会有什么影响。目前公司的股东结构上,除了董事长以外,其他股东持股都不到3%。汇金立方持有公司股票非常少,与普通股东没有多少区别,也并不参与实际经营。”

东方日升相关人士则表示,“没有听到过任何相关传闻,也不会对公司有任何影响。”

前述投行人士表示,“PE资本进行的是企业孵化,博取上市资本增值收益,一般不会参与企业运营。如果持股量过大,出于自身投资安全的考虑,可能会在个别重大问题决策上,行使股东权益。”

实际上,汇金立方持股的上市公司,质地相对不错。乐视网虽然承受了广电新规的重压,但在影视、电商、体育等领域运作上依然可圈可点;神州泰岳已经基本脱离了中国移动寄生股票的范畴,在手游领域快速扩张;东方日升、东富龙等品种也是基金重仓股票。乐视网、东方日升两家还有社保基金长期驻扎其中。

股票表现上,神州泰岳公告重大事项复牌后一字涨停,腾信股份更是创出历史新高,汇金立方事件对二级市场的负面影响并没有预期中的强烈。

飘花电影网市场人士认为,汇金立方事件对相关股票的影响有限。但连锁地震却很可能会在PE市场展开,是的,就像王馨平歌中所唱—别问我是谁,请和我面对—汇金立方曾经以它特有的背景令被入股企业难以拒绝,却也同时创造了双方的双赢创富,而现在,这场游戏中的每一方甚至和他们有过同样经历的人都将面临监管和市场的双重诘问:你,究竟是谁?!


11月7日,今日下午乐视官方回应总裁贾跃亭[微博]从泰国被引渡回国传闻后,傍晚贾跃亭微博发声,转发了一条公司参加中央文艺座谈会的报道消息,同时还引用苏轼的词来隐喻现在的处境,“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上午,某境外媒体称今年6月身在美国的乐视网(33.510, 0.00, 0.00%)总裁贾跃亭已经引渡回北京,该媒体称,贾跃亭是离开美国到泰国见女友期间,上周被泰国当局配合抓捕并引渡回中国。

飘花电影网  对于此词出处引用自苏轼《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作于苏轼黄州之贬后的第三个春天。它通过野外途中偶遇风雨这一生活中的小事,于简朴中见深意,于寻常处生奇警,表现出旷达超脱的胸襟,寄寓着超凡超俗的人生理想。

  贾跃亭微博此次并未直接回应,而是引用古词,其中处境耐人寻味。和讯科技将继续跟踪报道。